抚州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棺山夜行 第77章-千手抬尸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1:44:53 编辑:笔名

棺山夜行 第77章:千手抬尸

“咳、咳、咳”老嫖躺在地上咳嗽了几声,终于醒过来了,不过我们三个谁也没有直接过去扶他,因为现在还不清楚他清醒没有,老嫖咳了几声后,从嘴里拿出个已经含化得很xiǎo的药丸,看了看説道:“我日的,这什么玩应?”

听见老嫖説我日的,才敢肯定这家伙是清醒了,老嫖站了起来,手里拿着药丸,问道:“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玩应?”

“那是xiǎo狼的神奇药丸,给你恢复神智用的,没那药丸你就疯了。”很显然,我説的有diǎn夸张。

“我日的,还神奇药丸,敢告诉我是什么做的吗”老嫖边説,边用鼻子闻了闻,接着又説道:“还行,还有diǎn中药味,只要不是济公那玩应就好。”

“我日的,你xiǎo子啥时候变成熊猫眼了。”老嫖看着我问道。

我用手摸了一下眼睛,明显感觉到刚才被老嫖肘击的眼眶有些肿起来了,看来不只是肿了,还应该还青了,要不老嫖不能这么説。

“你大爷的,这就是你的杰作,就是你给我打的。”

老嫖挠了挠头,想了想,似乎是刚才发生的事情都已经不记得了。“我日的,刚才我怎么了?”

“你被这尸体的眼睛给控制了,刚才神智不清的。对了,那个白菲菲是谁啊?你铁子啊?”我看着老嫖説道。

“我日的,你怎么知道白菲菲,我刚才神智不清,还説胡话了吗?那可是我的女神,我心中的唯一龙套美女,她要是我铁子就好了,老子以后就再也不下墓了,天天陪着她跑龙套。”

我心説,靠,你竟然喜欢个跑龙套的,奶奶的,还以为是你铁子呢,竟然什么都不是,还为她的死活要打我,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。

“我日的,刚才我到底是个什么状态?”老嫖追问道。

“好了,别问了,现在不是探讨这个的时候,你没事就过来帮忙,不过别再看尸体的眼睛。”天翔语气沉重的对着老嫖説道。

老嫖没有再去追问刚才发生的事情,走了过来问了句:“现在该干什么了?”

“我们得把他抬出来,要不然脱不下来他穿的。”xiǎo狼回答説。

“我日的,那还等什么,来,给他弄出来。”

xiǎo狼走到天翔旁边,对着天翔的外套一伸手撕下来一块布料,撕的天翔一愣,没明白xiǎo狼要干什么。再一看xiǎo狼把撕下的布块放到尸体的眼睛上,遮挡住了尸体的眼睛,然后将双手伸到尸体肩膀的下方,説道:“看着diǎn他手下的白球,别碰到。”

老嫖开始准备抱尸体的双腿,天翔负责抱尸体的腰部,而我只需要拿住尸体的两只手,避免尸体的手触碰到白球。

天翔喊了一句:“起”,三个位置立刻开始一起发力,可就在尸体刚刚被抬起的一瞬间,棺椁内出现了两声响动“啪、啪。”

xiǎo狼立刻喊道:“放下,不对。”説完话,立刻把手抽了回来,蹲在了棺椁旁。见xiǎo狼蹲下来了,我们三个也跟着蹲下,谁都没有説话,而是在仔细的听棺椁里的响动。

还是老嫖按耐不住最先开口问道:“我日的

棺山夜行  第77章-千手抬尸

,是不是咱们刚才触动了机关?”

没有一个人开口回答老嫖,我和天翔的目光紧盯着xiǎo狼,xiǎo狼的目光始终没离开过棺椁。过了一会xiǎo狼窜到了我的旁边,始终在看尸体的腰部,站了起来説道:“这底下像是有机关。”

“能看出来是什么机关吗?”天翔站在棺椁的对面问道。

xiǎo狼摇了摇头,站在棺椁另一侧的老嫖説道:“我日的,不会吧,如果是机关,那刚才的啪啪两声,就证明我们已经触动了机关,可这都几分钟了,也没见触发机关。奶奶的,我们是不是太神经了,这家伙在这里躺着是想活命,怎么可能给自己安排机关呢?”

天翔diǎn了diǎn头,説道:“老嫖分析的很有道理,如果是机关那现在就应该开启了,机关都是瞬间触发,不可能等这么久还没反应,要么不是机关,要么就是机关坏掉了。”

“我日的,别看了,抓紧时间吧,有这时间活都干完了。”老嫖摆出一副很着急的样子。

听完老嫖的话,xiǎo狼也站了起来,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,应该是默认了老嫖的説法。将手再一次伸到尸体的肩膀下,等大家各就各位后,老嫖又来了一句:“我日的,这回不管是什么再响,咱们都一次成。”

説完,三个diǎn一起发力,将尸体抬了出来,果然,尸体下又传出来几次啪啪啪的响声。不过这次正如老嫖所説,谁都没有理会这响声,直接将尸体抬出,放到了地上。

刚把尸体放到地上,我回头看了一眼棺椁里,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在响,可棺椁底下这一幕着实让人惊呆。“你们快看,这底下是千手抬尸。”

听见我喊道千手抬尸,全都过来往棺椁里看,只见棺椁底下这层上古神石上雕刻着一尊千手观音,刚好尸体躺在千手观音之上,所以在上面根本看不到底下还有雕刻。

千手抬尸并不怪异,这种图案在古墓里见多了,但一般都是只有千手,并无观音之身。古时候的人们还是比较迷信神明,所以王公大臣们的棺材里,都会用千手来象征死者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,但都不雕刻观音之身,可能是对神明的一种敬畏。

但这个让我感觉到奇怪的是,千手抬尸不只是雕刻了观音之身,而且每只手里都有一根细xiǎo的线头,这倒是让我看不懂。“你们能看懂是什么意思吗?”

“我日的,这家伙的千手抬尸有diǎn狂妄。不过,尸体在观音之上可不是什么好事,韵意着他要在神之上,看来这家伙不只是目中无人,简直是目中无神。”

“没问你千手抬尸,我是问你们,千手观音手中的线头,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日的,这我哪知道。”

“别看了,抓紧时间吧。”天翔有些着急的样子。

我和老嫖也跟了过去,但xiǎo狼却没有动,还在盯着千手观音手中的线头。天翔和老嫖蹲下来将尸体翻了过来背部朝上,天翔见xiǎo狼还没有过来立刻説道:“抓紧时间,这里可不是什么值得呆的地方,尽快搞定离开这里。”

xiǎo狼看了看天翔,又看了看我説道:“xiǎo七,你来盯着这些线头,一旦有变化立刻叫我。”

最快更新,阅读请。

泸州男科医院
泸州男科医院哪家好
泸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
泸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泸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