抚州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鄂尔多斯后危机时代全民还债以物抵债盛行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14:41:53 编辑:笔名

鄂尔多斯"后危机"时代:全民还债以物抵债盛行

11月的鄂尔多斯,已是冬天般的寒冷。对于鄂尔多斯百姓来说,这种寒冷的感觉已经持续了3个年头,等待他们的,或许又会是一个。

从2011年地产商王福金自杀,到2012年豪车贱卖传闻,晨报连续两年来到鄂尔多斯采访,见证了这座北方经济重镇经历了楼市经济泡沫、民间借贷危机之后经济不景气的情景。如今,第3次到访鄂尔多斯,后危机时代的这座城市热钱散尽寒冬来临,缺钱和还债成为很多人生活难以摆脱的困扰,现金成为奢侈品,甚至出现以物易物现象,烟酒、车房、各种消费卡都成为硬通货。

全民借贷造成了全民还债,但在缺钱的现实下,以物抵债还是盛行:卖房子的用房子抵债,有车子的用车子抵债,开酒店的用房费抵债,开酒厂的用酒抵债

10万元消费卡,每天洗澡得洗一年半

晚上八点半,刚刚泡好澡的王强从浴场里出来,没有洗浴之后的轻松,反而有一种完成任务之后的无奈:好歹又消费了一次。他已经记不清这是自己第几次来到这个洗浴中心消费了,只想着尽快把手头这张10万元的消费卡刷完,但谈何容易。

王强拿到这张卡也是迫不得已,2010年一个地产商向民间借贷开发房产,王强也借出了10万元,结果一年之后楼市崩盘,造好的房子卖不出去,借贷人纷纷上门讨债,眼看着房产商的房子、车子都被其他债权人拿去抵债,自己因为金额比较小一直没解决,王强急了:没钱也给点东西吧。后来,对方就给了他一张洗浴中心的消费卡,金额10万元。

于是,王强就开始了自己的洗浴之旅。洗澡带搓背,一次168元,你说我要洗多少次才能洗完?王强告诉,其实在这家洗浴中心,如果用现金消费的话一次只要88元,用消费卡的话是没有任何优惠的。但即使按照168元的虚高价格来算,10万元的卡,就算每天都去,也差不多要一年半才能洗完。而且洗浴中心还规定,消费卡只能用于洗浴,如果是购买其他烟酒之类的商品,还必须另外付费。

王强还担心,说不定没等他的卡刷完,这家洗浴中心就关门了。所以他只好尽量多去几次,还发动家人、朋友一起去。他苦笑,搓背搓得皮都快破了,末了他还向问了句:你要不要去洗澡?

20多万装修款,酒店付的是住宿券和餐券

赵刚是个小包工头,手下有一支规模不大的装修队。今年年初的时候,一个朋友给他介绍了一单活,帮一家商务酒店装修。赵刚带着装修队上门作业,2个月后完工,装修费20多万元,等到该结工钱的时候,对方却表示没有现金支付,并让中间人来跟赵刚商量,能不能以住宿券和餐券抵工资。

赵刚很无奈,装修完了没工钱这让自己怎么跟手下的工人交代?朋友也跟他详细解释,说酒店老板确实缺钱,开酒店都是找人借的钱,等到酒店营业后资金才会慢慢回流,也要先还给欠债的大头,所以现在只能以券抵债。看在朋友的面子上,赵刚也只好接受了这个办法。

就这样,赵刚拿到了这家酒店价值20多万元的住宿券和餐券,标间价格480元一晚,餐券自助餐是98元一位。而且用券消费还没有打折。赵刚很苦恼,拿到这么多消费券,不知道何时才能用完,现在每次只要有亲戚朋友过来,他就负责招待住宿。

全民还债,缺钱导致以物抵债盛行

实际上,鄂尔多斯在经历民间借贷危机之后,在后危机时代,缺钱和还债成为很多人生活难以绕开的困扰。除了传统的车子、房子等抵债品外,各种消费卡、烟酒等实物正成为流通的硬通货,它们的前身都是民间债务。而它们的价格换算,则存在着另一个区别于现实物价的体系。

在当地,一名曾经身价千万的商人告诉晨报,现在的鄂尔多斯钱是稀缺品,但是人们消费都不用钱。这是为什么呢?因为大多数人手里都有各种各样的消费卡,吃饭有饭店卡、唱歌有KTV卡、洗澡有洗浴卡、住宿还有住宿券。如果你手里没几张消费卡,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有过钱。

全民借贷造成了全民还债,但在缺钱的现实下,以物抵债还是盛行:卖房子的用房子抵债,有车子的用车子抵债,开酒店的用房费抵债,开酒厂的用酒抵债随着这种抵账方式的发展,逐渐形成了一个以物易物的抵债市场,并且自成体系。

东胜区一村民放贷人刘胜告诉,在2012年前,这种以物抵债的方式还是相对公平的,车子、房子都基本是市场价结算。但随着抵债物品种类的增多,这套抵债机制开始形成另一套物价体系。相对于正常生活的物价体系,债务结算的物价则要明显高出许多。比如各种消费卡,都是按照账面金额结算,实际消费打折的话,估计也只有一半的价格。

以物抵债,不接受就什么都没有

按照这一套物价体系,债权人拿到的抵债物品不仅价格虚高,而且在使用中还面临各种困境。

除了不能打折外,一些消费卡还在使用金额上进行了规定,比如大唐文慧苑对消费卡进行规定:餐饮消费只能抵60%,其余40%支付现金,住宿消费只能抵用80%,现金支付20%。这样迫使持卡人用卡消费时,还要承担一部分现金消费,这是最让消费者无法接受的。

还有越来越多的债务人利用这套物价体系,开始玩抵债游戏。比如从酒店、娱乐场所以极低的折扣拿到数额巨大的消费卡,再按照账面数额用以抵债。还有就是打起了酒的主意,内蒙古人好酒,因此酒也成为还债的硬通货,一些债务人从酒厂购置了大量的白酒,然后标上高昂的价格抵给债权人。一瓶本来只值100多元的白酒,在抵账时标价却达到400多元。

面对这样的以物抵债,很多债权人只能被动接受。没办法,不接受的话就什么都没有。刘胜告诉,他们村子里的村民几乎家家放贷,到现在为止还有八成村民的债务没有讨回来,能拿到一点实物抵债已经不错了。

心态淡定,未出现较大社会波动

民间流行的以物抵债的现象,官方其实早已知晓,并默认了这种解决方式。但对于价格虚高问题,政府至少在明面上是打击的。在东胜区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,还专门提出要始终保持打非吸(打击非法吸收公众存款)工作的高压态势,严厉打击恶意抵顶和恶意欠债等违法行为,依托借贷管理系统全力化解多角债务,有效保持金融秩序稳定。

但实际上,已经没有多少民间放贷人去计较所谓的恶意抵顶和打非吸了。刘胜告诉,在他们村,尽管大多数村民的放贷没有收回来,但是没有人去打非办报案。当初钱是一层层通过熟人朋友借的,况且钱也不是他自己拿去花了,现在就算把他告进去钱也没办法拿回来。刘胜说,现在他跟当初借钱的中间人还是和平相处,有时候也要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想想,毕竟当初他们也从借贷中享受过高息福利。未来还要相处,把人逼死了,就什么都没了。

鄂尔多斯人在对待债务上的淡定心态,在鄂尔多斯市委党校副校长、经济学副教授苏永清看来,要归之于这个地方的民族性格。他说,长期以来鄂尔多斯人性格比较淳朴,人与人之间信任度较高,重承诺而轻形式。这种性格也是造成民间借贷如此严重的重要原因,借钱往往是一句话、一张纸条,就是成百上千万的资金流动,造成了几乎家家放贷的局面。但也正是这种性格,在借贷危机爆发之后,能够以较为宽容的心态面对危机,能从对方的角度着想,并没有出现较大的社会波动。

大同整形美容
连云港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
许昌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
大同整形美容费用
连云港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